一行禪師在越南圓寂,享年95歲

2022年01月22日 10:40:29

那個把“正念”教給世界的人走了

2014年,被譽為「最具影響力精神領袖」之一的一行禪師,因嚴重腦出血後送醫後,一直住在法國梅村(Plum Village)休養及定期接受治療。 2019年初,92歲的一行禪師拒絕治療,回到他16歲時出家的地方——越南順化的歸原寺(Tu Hieu Pagoda)靜養,希望在那裡度過最後的日子,靜待落葉歸根。

2022年1月22日,法國梅村僧團發佈公告,2022年1月22日00:00,Thay,禪宗大師一行禪師,在越南順化慈孝寺圓寂,享年95歲。 公告如下:

親愛的僧團,

以深深的呼吸,我們宣布,我們敬愛的老師一行禪師於2022年1月22日00:00在越南順化慈孝寺圓寂,享年95歲。

Thay是最非凡的老師,他的安詳、慈悲和智慧感動了千千萬萬的生命。 無論我們是在禪營、公開演講,還是通過Thay的著作和線上教導遇見他——或者僅僅是通過他不可思議的人生故事——我們都能看到,Thay是一位真正的菩薩,一股為世界帶來和平與療癒的巨大力量。 Thay是佛教的改革者和更新者,從不稀釋而是始終深挖佛教的根基,使佛教煥發真實的光輝。

Thay為我們所有人開闢了一條應用佛教和入世佛教的美麗之道:五項正念修習和相即共修團的十四項正念修習之道。 正如Thay所說:「我們已看見道路,無需再恐懼。 “我們知道人生方向,知道何者可為和不可為來減輕自己、他人和世界的痛苦。 我們懂得止觀和培植真正的喜樂之道。

現在,是時候回到我們的正念呼吸和正念步行,以培植安詳、慈悲和感恩的能量,獻給我們敬愛的老師。 這樣的時刻,讓我們皈依我們的心靈朋友、當地僧團和彼此。

文章標籤

lighthouse20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正念大師卡巴金:人們正在失去理智,這正是我們需要覺醒的原因

前言:本文講述了正念大師卡巴金博士的另外一面;卡巴金博士通過把禪修從佛教中拿出來,首創了一種正念靜觀的方式讓整個世界都可以用來治療痛苦和抑鬱。 他談及了川普、「速食正念」和1979年一次十秒鐘的願景如何導致整個世界意識的改變。

在1979年的五月,麻省劍橋市的員警對喬. 卡巴金沒有半點憐悯。 這個男人現在被視為是“現代正念之父”,那時他只是麻省理工學院(MIT)的一個畢業生,以及跟黑豹黨(the Black Panthers)和法國劇作家讓. 日奈(Jean Genet)混在一起的反越戰抗議人士。

他回想道:「我整張臉都被打扁了」。 “他們在我的手腕上戴了一個叫'爪子'的工具,可以通過收緊帶來巨大的疼痛而不會留下任何的痕跡。 但是他們肯定留下了很多的痕跡在我的臉上。 他們把我拉到員警局的後面,把我痛打一頓“。

在今天,卡巴金已經七十三歲,他寧靜、有皺紋的臉上並沒有任何從那次抗議而來的傷疤。 那時一個遊說全國大學一起支援抗議的旅程,演變升級變成暴力,讓他縫上了好幾針。

今天過後,他直接就坐了通宵的飛機離開波士頓,並坐在倫敦國會廣場的甘地像下面喘息。 他是要去跟世界各地的議員進行九十分鐘的演說,內容概括來說就是,他認為正念可以改變世界。

這位一度“非常大男人”的反戰分子,曾經對於麻省理工在核武器研究的角色很憤怒,而現在是西方正念禪修的迅速發展背後的催化劑,他在差不多四十年前,把佛教禪修重新發揮想像和再造,以適應現在的時代。

他跟其他人一起,在麻省理工醫學院為有長期疼痛的病人,利用佛陀所教的正念禪修基礎創新了一個八周的正念減壓課程,但是把佛教去除了。 “我竭盡全力地使課程更結構化丶並解釋它的方法,而盡量避免它被視為佛教丶新時代丶東方神秘學或無稽之談的風險。

卡巴金從1965年開始禪修,但是對於把佛法放下來卻沒有悔疚之意。 他說: “我是透過禪而走進這扇大門的,這是跟佛法最不相幹的其中一個方法。” 他講了很多關於佛法的事,以及佛陀的教導,但他不是佛教徒,他提到如果有人認為正念靜觀就是佛教,就像說因為地心吸力是由牛頓所發現的,所以地心引力是英國的一樣。

麻省理工正念減壓診所(UMass Stress Reduction Clinic) 在1979年開始運營,教導那些有長期背部痛症的人丶工業意外的受害者丶癌症病人,有時也有一些半身不遂的人。 卡巴金將正念靜觀定義為“有意識的丶不加批判地,留心當下此刻升起的覺察”。 透過聚焦於呼吸,其概念是去培育對身體及心一刻接著一刻的覺察,從而令身體及心理上的痛楚有所説明。

文章標籤

lighthouse20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文/ 詠給・明就仁波切,海倫.特寇福

小心間隙


有位英國朋友曾經送我一份紀念品,它來自一個獨特的火車站——倫敦地下鐵。那是一頂鮮紅色的帽子,上面繡有金色的字樣:MIND THE GAP(小心間隙)。這是為了提醒乘客留意列車與月台之間的間隙。如果不小心的話,有可能會踩空而跌斷腿。
 
「小心間隙」,我告訴自己,因為間隙也存在於各道之間、存在於念頭和情緒之間。然而,不同於列車月台和火車間的間隙,這樣的間隙是很微細的,不僅很難注意到,也很容易錯過。在一次到訪新加坡的行程中,我受邀去一間樓高六層的百貨公司頂層的豪華餐廳用餐。當我們一路搭乘電扶梯上樓時,我做了一個關於空隙的有趣白日夢。我想像自己在一間大型百貨公司的地下室迷路了。我焦慮又害怕地穿梭在發電機、嘶嘶作響的鍋爐、蒸汽管、震顫的活塞和震耳欲聾的水力引擎聲之間。四周沒有窗戶、沒有空氣、沒有漂亮的商品可以買、沒有出口標誌。與這個如地獄般的氛圍形成對比,六樓是最高的樓層,也就是我將被帶往用餐的地方,那兒有著粉色的大理石地板、玻璃隔牆、開滿鮮花盆栽的陽台。每週七天、每天二十四小時,電扶梯從地下室的地獄道上升到天人居住的天道,再下降返回,恰好可以反映出心境轉換的持續流動。
 
站在電扶梯上,我發現我們沒有辦法只搭乘一座手扶梯就能從底層直達頂樓,反之亦然,每到一層樓,我們就必須走下電扶梯,再踏回另一座手扶梯。換句話說就是「那裡有個間隙」。透過修持,我們可能可以覺知到「介於之間的空間」(the space in-between)——介於我們每個念頭之間,介於每種心情之間,介於每個感知之間,以及介於呼氣和吸氣之間的空間。
 

文章標籤

lighthouse20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 

抉擇:放下,擁抱生命無限可能

The Choice: Embrace the Possible

作者:伊蒂特‧伊娃‧伊格

 

恐怕很遺憾的是,人人都會遇到壞事,而我們無法改變這一點。你不妨看一下你的出生證明,上面可曾註明人生是一帆風順的?並沒有。但我們卻有好多人受困在創傷或悲痛中,無法全然體驗人生,這一點倒是我們可以改變的。

最近,在甘迺迪國際機場,等待搭機回聖地牙哥家裡時,我坐著仔細觀察了每一位從我身旁經過的旅客的表情。我所觀察到的情形令我感觸很深。我看到無聊、憤怒、緊張、擔憂、困惑、氣餒、失望、悲傷,以及最令人不安的── 空洞。快樂和歡笑實在少之又少,看得我很難過。即使是我們生活中最乏味無奇的時刻,也是體驗希望、輕鬆和快樂的好機會。痛苦的生活,和壓力很大的生活,都是一種生活,平淡的生活也未嘗不是生活呀。為什麼我們經常必須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感覺自己活著,或者說,為什麼我們不讓自己全然地感受生活呢?為什麼讓生活有生氣,是一件這麼困難的事?

如果你問我,我所診治過的病人中,最常遇到的病症是什麼?雖然憂鬱症或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在我所認識過、喜愛過且引導過走向自由的那些人之中,實在屢見不鮮,但我並不會說那是憂鬱症或創傷後壓力症候群。不,我會說是飢渴,我們很飢渴。我們渴望贊同、關注和關懷;我們渴望能自由地擁抱人生,渴望真正了解自己並做自己。

我自身對自由的追尋過程,以及我多年身為執業心理師的經驗,讓我了解到,痛苦是普遍存在的,是否要視自己為受害者,卻是個人抉擇。「遭逢災難」(victimization)和「自視為受害者」(victimhood),二者之間是有差異的。我們人人一生當中都可能以某種方式遭逢災難,我們總會在某個時候遭受某種苦厄或天災或欺凌,其肇始原因是我們很難或無法掌控的某些情境或人或組織。人生本來就是如此,而這便是「遭逢災難」,是從外在而來的,可以是鄰居的霸凌、大發脾氣的老闆、拳腳相向的配偶、偷腥的情人、有歧視性的法律,或導致你住院的意外。


相較之下,「自視為受害者」則是從內在而來的,除了你自己以外,沒有誰能逼你成為受害者。我們之所以變成受害者,不是因為有什麼災難發生在我們身上,而是因為我們選擇緊抓著這災難不放。我們發展出一種受害者的心態,這種思考和生活方式很僵化,充滿指責、悲觀、緊咬著過去、不肯原諒、只想懲罰,而且沒有合理的上限或界線。一旦選擇了劃地自限的受害者心態,我們便成了自己的囚禁者。

lighthouse20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正念減壓」不等同於「禪修」和「冥想」

 敏悟正念減壓助眠 發表于健康

 

1979年,卡巴金博士在麻省理工開設了「正念減壓」課程(Mindfulness—Based Stress Reduction,MBSR),以協助病人以正念禪修處理壓力、疼痛和疾病。

至今,正念減壓療程已成為美國醫療體系內,歷史最悠久、規模最龐大的減壓療程:美國、加拿大、英國等西方國家境內已有超過兩百多家的醫學中心、醫院或診所開設正念減壓療程,教導病人正念修行。

卡巴金博士說,「正念減壓」在英文中沒有「療法」一說,與其說是一種醫學治療方案,倒不如說是一種訓練和休養,「正念」雖然源於東方的宗教,但其本質是一種教人如何明智生活的藝術。通過正念減壓療法的冥想方式,喚醒自己內在專注能力,密集注意當下每一瞬間身心的感受。

「正念減壓」不等同於「禪修」

卡巴金博士說,「正念」,即有意識地覺察(On Purpose)、活在當下(In the Present Moment)、不做判斷(Nonjudgementally)。

當你在做一些事情的時候,能關注自己當下的思維和情緒,那麼你的練習就開始了。在你完成整個訓練的過程中,盡最大努力去相信自己基本的學習、成長和自愈的能力,你就是自己最好的治療師。

lighthouse2012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1 23